一期一振梨花子

资深社畜…

我的阿爸是胁差(一)

虽然没出珠子,然而小学生文笔也想女票本命刀,于是……

没文笔没逻辑没灵感,纯属自己OOC给自己看的女票本命刀系列。

你们别打我,别打我!

要打打我阿爸,反正他是胁差能上马能金弓可以壁咚你们。

欢乐乙女向,OOC,自创女婶!

欢乐乙女向,OOC,自创女婶!

欢乐乙女向,OOC,自创女婶!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一)其实说起来,和胁差阿爸没啥关系

 

两星期前,我被阿爸扫地出门自立门户。

 

两星期后的今天,我坐在自家本丸的长廊上,和乱酱争抢着最后一口杯面。

 

认真讲,作为被一群厨艺惊人的付丧神养大的美萝莉,理论上我应该精于厨艺;然而现实是残忍的,除了能够勉强泡杯面以外,我好像还是只会泡杯面?

 

对此每次阿爸带着他的近侍来我本丸探视的时候,总是对我的生活状况表示严重不满,并且不理解我为何没有把歌仙选作初始刀。

 

然而,阿爸你也不想想,你家的歌仙菊苣可是连你不好好收拾屋子都会拿着鸡毛掸子追着你满本丸打的抖S,我怎么敢让他做我的初始刀?比机动,枪怎么可能是打刀的对手?你还真以为胁差的女儿就有胁差的机动值?或者你觉得我的身高和短刀差不多就应该跑得和短刀小天使一样快?

 

说起来还是蜂须贺美人更合我心意啊!虽然他真的不会做饭!

 

好吧,这种时候还是吃饱肚子更重要,正当我打算考虑厚着脸皮带着乱酱到阿爸本丸蹭一顿晚饭的时候,阿爸带着近侍歌仙踹开我的本丸大门,随他一起来的还有咪酱和小俱利酱。一看这阵势我就知道,今天的晚饭有着落啦噢耶!

 

在家政三刃组忙于帮我换洗床单、整理衣物、准备晚餐的时候,阿爸对我进行了深刻的思想教育。对于我不务正业不出阵不内番给予了严厉的口头批评,对于我完全不打扫本丸的邋遢行为进行了激烈的言语鄙视,对于我不考虑初期的生活艰难选择了不善家事的蜂须贺表示了沉痛的心塞。

 

等等!蜂须贺又怎么了,每次来你都对他有意见!阿爸你滚!不要让我看到你了!!!

 

于是阿爸真的领着他的三刃,留下煮了一半的萝卜白菜梆子汤和半拉洗了一半的床单,绝尘而去!

 

我想,我大概真的不是阿爸的亲女儿,真的不是!

 

好吧,认真讲一讲我阿爸,也算是现时空脱离常规的异类,阿爸原本是一把并未登记在刀帐里的胁差,不仅能自供灵力化形,充沛的灵力还能维持阿妈走后留下的本丸。

 

而作为一把奇葩胁差的女儿,我在长到和小秋田差不多的身高的时候,居然停长了!真是让听者落泪闻者伤心,搞得我每次对着三日月的盛世美颜流下口水的时候,总被他认为肚子饿,硬生生的被塞下一嘴的牡丹饼。

 

思春期美少女想要和英俊美丽的付丧神大哥哥演绎一段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的我,每次看到他们“关爱弱智儿童”的眼神,忍不住悲从心来,放声大哭。

 

后来大概是被我的“声波攻击”刺激得忍无可忍了,不顾我的苦苦哀求,阿爸左手提着我的枪,右手拎着我的衣领,残忍的将我踢出了他的本丸。

 

因此,有了现在需要每天吃杯面填饱肚子的我,苦情又苦命的审神者。

 

既然阿爸带着他的刃跑了,那就不能怪我无情无义。点了点仓库材料的数量,咬咬牙,我要自力更生,趁着蜂须贺大美人远征未归,赌一把刀去!

 

第一个all650,宗三左文字,不会做饭的;

第二个all650,山姥切国广,不会做饭的;

第三个all650,和泉守兼定,还是不会做饭的!

 

当我手提尖枪笑得一脸阴险打算威胁已经抖成一团的刀匠时,乱酱踏着癫狂的步伐向我跑来,边跑边喊,蜂须贺回来了,你会做饭的刀锻出来了没啊!

 

手一抖,库存的材料都扔进了炉子。

 

这回完了,用完库存材料,会不会被蜂蜂骂?哎呀我那么可爱,他怎么会舍得骂我,还是乖乖出去接他回来吧!

 

于是,一手搂着宗三美人的大腿,一手搂着山姥切美人的大腿,我,笑得一脸猥琐,大踏步的迎着美好的未来奔去!

 

(天音:谁说你的未来是美好的!)


评论(1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