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振梨花子

资深社畜…

我的阿爸是胁差(二)其实说起来,我之前锻了几把刀?

我会努力女票本命刀的,所以,还是继续在OOC的道路上烈火狂奔吧婶婶!


我的阿爸是胁差(二)其实说起来,我之前锻了几把刀?

 

因为我自作主张用完了本丸库存的资源,远征回来的蜂蜂表示心塞塞,远征回来的药药表示心塞塞,没有远征但是还在本丸的乱酱表示心塞塞(装什么装,明明你也想要会做饭的刃啊!)。

 

为了抚慰他们心塞塞的心灵,为了挽回在三名新刃面前光辉宏伟的形象,我,一个刚被阿爸甩了一张大黑脸的伟大审神者美萝莉,打算继续厚着脸皮带着全家老小投奔阿爸本丸蹭一顿晚餐。

 

在我左手搂着蜂蜂的大腿,右手搂着药药的细腰,迈开步伐雄赳赳气昂昂地踢开本丸大门的时候,发现门口蹲着黑乎乎一团的可疑身影。趁着他们没有来不及站起来,不顾乱酱的尖叫,我充分地发挥了作为高速枪应有的机动和冲力,向着中间看起来最弱鸡最容易被击倒的矮子扑过去,然后被打中脸颊,直接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当我闻着咖喱的香气睁开眼睛的时候,阿爸皮笑肉不笑地招呼我,“哟,醒啦?”

 

“没,你看到的只是我的灵魂,”我装出两眼无神,“身体还在忘川河的对岸沉睡。”

 

阿爸端起咖喱饭作势要走“是呢,灵魂不需要吃饭,那我把饭送去给新刃。”

 

是时候发挥我和短刀差不多身高应有的机动值啦!啪一声从床铺上跳起,“不不,有了咖喱饭身体和灵魂都醒了”,高速抢到咖喱饭后边吃边问,“新来的还有谁?”

 

阿爸嫌弃地看着我把饭粒喷得到处都是,扶着额头,“也是个不会做饭的。”

 

啊,又不会做饭啊?想想刃数也是齐了,要不明天出个阵看看能不能绑架个会做饭的回家。

 

“你就不问问新来的是哪吧刀?”阿爸还是扶着额头。

 

“老实说,之前我被打的失忆了,我也不记得自己锻了几把刀了,”恶狠狠地啃了口猪排,我抬头看了一眼阿爸,“你下手真狠,哪有对亲女儿往死里打的啊?”

 

“好像是哪个亲女儿有问题吧?提着枪向亲阿爸戳过来?我可不记得有这样教女儿。”阿爸予以反击。

 

“谁知道你们干嘛蹲在门口啊,我还以为是来寻仇的。”口齿不清的咕哝着,也不知道后面那句阿爸有没有听清。

 

果然胁差侦查高,在混合着咖喱饭和猪排肉的口音中,还是听到了重点,他抬了抬眉毛,用一种温柔得让人害怕的声音问我,才出他本丸两星期我到底做了什么好事。

 

我能说我拳打镇关西,把隔壁的隔壁的隔壁那个自以为能宝刀屠龙的脑残婶给打得连亲爹亲妈都不认识了吗?

 

估计说出来,我会被阿爸打得连歌仙菊苣都认不出来。

 

于是我扒饭,阿爸无言地审视我。

我再扒饭,阿爸无言地审视我。

我继续扒饭,阿爸无言地审视我。

……

…………

………………

饭都吃完了,阿爸你别看我了啊!

 

“所以说!我到底新锻了哪吧刀!!给个痛快啊!!!”突然发狂的我。

 

“一期一振,”阿爸轻笑,“正好可以治治你身上的毛病。”

 

我哪有什么毛病需要别刃治啊!委屈!震惊!心痛!阿爸我在你心里就是这样的人吗?

是的,你就是,你肯定是。我从阿爸的眼里读到的回复。

评论(7)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