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振梨花子

资深社畜…

我的阿爸是胁差(三)

我的阿爸是胁差(三)半夜来的,不一定是夜袭

 

半夜,伴着雨声,我在梦中哭着醒了。

 

其实我很久没有做梦了。

 

不,应该说很久没有做梦梦到阿妈了。

 

可能阿妈离开的时候我还很小,阿爸和本丸的付丧神们都觉得我不会记得阿妈。

 

然而我记得。

 

阿妈粉紫色的长发,阿妈翠绿色的眼睛,阿妈温暖的双手。

 

所以年幼的我,执拗地认为蜂须贺是阿妈,死死抓着不放手,直到离开阿爸本丸,自立门户的时候,依旧选择了蜂须贺作为初始刀。

 

因为蜂须贺身上,有阿妈的味道。

 

坐起身抓着枕巾胡乱的擦了一把脸,正打算重新找一块枕巾的时候,突然传来轻叩窗户的声音。

 

“马丹,谁半夜不睡跑来骚扰老子啊!”碎碎念着,恶狠狠的拉开窗户。

 

我一愣。

 

阿妈。

 

蜂须贺阿妈裹着一身黑衣,在我懵圈的瞬间翻窗入室,给了我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关窗,动作一气呵成,充满着作为虎彻真品的优雅。

 

他低头细细打量我,看到我眼角还挂着眼泪,突然有点激动,“谁欺负你了?”,他焦急地问我。

 

“啊,没有,做梦了。”猛地我扑进蜂须贺阿妈的怀里,“阿妈我想你了。”

 

“我也想你,”他也红了眼眶,“大家都想来看你,可是主说要你学会独立,”他伸手顺了顺我睡乱了的,和他一样粉紫色的长发,“主说你明天要带队出阵,我有点担心。”

 

我搂着蜂须贺阿妈的腰,“才不会,人家可是很厉害的高速枪,一枪能捅穿对面三把敌刀。”

 

不知道是被我搂着腰觉得有点痒,还是被我的发言逗笑了,蜂须贺阿妈笑了,“对,我知道,少主一直是最棒的。”

 

“就是就是,有我在,阿妈放心吧”夸起自己来毫不脸红的性格,也不知道遗传自父母哪方。

 

也许是之前我一惊一乍动静太大,也许是蜂须贺阿妈的灵力和我的灵力略有区别,在我搂着阿妈脖子坐在他大腿上互亲脸颊的时候,我家蜂蜂破门而入。

 

一度场面非常尴尬。

 

真的非常尴尬。

 

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两个都那么尴尬。

 

可是我真的感觉到了他们两刃之间的尴尬。

 

“好了你们到底在做什么!主!”我家蜂蜂憋不住了。

 

“阿妈来看我啊,怎么啦?”我要打破尴尬,虽然我还是不知道为何尴尬。

 

“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恋童癖!”我家蜂蜂突然抓狂。

 

“不是你想的那样!”蜂须贺阿妈也突然抓狂。

 

“不是我想的哪样?”我家蜂蜂。

 

“反正就不是你想的那样!”蜂须贺阿妈。

 

“我想的和我看到的就是一样!”我家蜂蜂。

 

“你太龌龊所以你想得都是那样!”蜂须贺阿妈。

 

“阿妈,蜂蜂,我好晕,你们到底说的是哪样?”一脸懵圈的我。

 

……

…………

………………

一时气氛又迷之沉默。

 

蜂须贺阿妈突然从兜里掏出五个金蛋蛋!

 

我和蜂蜂两眼发光!

 

五个金骑刀装!因为没有资源,最近只能委屈蜂蜂和药药带着绿步出阵,我家本丸还没有看到过金骑刀装。

 

“想着你明天要出阵,我还是不放心,这几个刀装你收好,到时候看情况给谁用上吧。”蜂须贺阿妈把两个金蛋蛋塞在我手里,还有三个金蛋蛋随意地往蜂蜂怀里一扔。

 

我一手托一个金蛋蛋:“那阿妈用什么?”

 

蜂须贺阿妈一脸骄傲:“在本丸那么多年,怎么可能没有点积蓄,存几个金骑我还是能办到的,毕竟是虎彻真品。”

 

“阿妈最了不起了!”我托着两个金蛋蛋,继续往蜂须贺阿妈怀里钻。

 

他搂着我又亲了亲我的脸颊,“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被主看到了又要说我溺爱你了。”帅气地打开窗户翻身出去,“早点休息。”一转头,消失在一片雨幕中。

 

“原来不是变态啊……”蜂蜂恍然大悟,“我还以为是夜袭。”

 

我:……

 

蜂蜂,你到底在想什么?

 


(一期依旧没有出场的一章,别问我他什么时候可以出场,我也不知道……)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