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振梨花子

资深社畜…

我的阿爸是胁差 (五)

我的阿爸是胁差

(五)打个饱嗝,是捅穿敌刀的正确姿势

 

骑着小王庭,搂着一期的小细腰,理论上我应该睡得香甜。然而估摸着是早餐吃了一大包压缩饼干,又喝了一大壶水,撑得胃难受的我怎么也睡不着。

 

“不想再吃饼干和压缩饼干了!”保持着搂着一期小细腰的造型,我从他怀里探出脑袋对着身后一群刀刀笑得阴险,“今天如果捞不到会做饭的刀,大家就喝西北风接仙气吧!我真的不是开玩笑。”

 

“明明说好带我去阿爸家蹭饭的!主骗人!哼!”乱酱飞给我一个白眼。

 

“我阿爸又不是你阿爸,别阿爸阿爸的叫,哼!”接住白眼的我有点尴尬,啊,这种“啃老”行为居然就被直接捅到新来的刀刀面前,略丢脸。抬头看了眼一期期,他神色淡定地牵着缰绳,即使被我搂紧了小腰,在马背上依旧坐得笔直。再想了想自己萎靡不振地缩在他怀里,这精气神真是没法比。

 

扭着坐直,却被一期摸着头柔声劝道,“别乱动,小心摔下去。”

 

我不服:“虽然天下短刀是你弟啊,然而我确实是五花枪好不好?”

 

还没有接到一期的回复,我又听到乱酱不屑地吐槽:“说好五花枪的战斗力呢?还打不过院子里的大白鹅。”

 

不知道一期脑补了什么奇妙剧情,明显地感受到他胸口传来的细微震动,理论上,应该是在笑?

 

突然,一阵寒气从背后蔓延开来,众刀同时露出了紧张的神色,连自称不善战斗的宗三三都握紧了本体,第一次带队遇上了时空溯行军的窒息感抓住了我。

 

看到对面顶着破破烂烂帽子出现的敌刀,我颤巍巍地扶着一期爬下马,原想着提枪一战,然而实在没忍住,打了个响亮的饱嗝。

 

一时间,好好酝酿出的紧张气氛,灰飞烟灭。

 

对面敌刀同样感受到了无形中渗透开来的尴尬,还来不及拔刀,就被打刀和短刀带来的远程刀装痛揍一番,顶着个血皮被短刀们捅了个对穿。

 

出手速度实在太快,还来不及第二个嗝,队长一期就捧着把小短刀送到我面前。

 

“这是小夜!”宗三美人抢过刀,激动的哭了出来。

 

心里默默吐槽,哥哥你人设是不是崩了,“嗝,不让我召唤你弟嗝弟,他不会嗝显嗝型的嗝哦。”打嗝真是,一旦打了怎么也停不下来。

 

宗三恋恋不舍地把刀还到我的手里,启动灵力,那个复仇的小正太出现在我面前。

 

真开心,没我高!然而,小夜会做饭吗?

 

并不会!

 

伤心,心疼,忧郁,悲痛……我的心一下子就被这些负面情绪占领,生无可恋地抱着一期的细腰继续打嗝。

 

回程的路上喝光了背来的三大瓶水,肚子虽然滚滚却依旧没有止住连绵不断的嗝,实在太难受了忍不住哭了起来,化饱嗝为哭嗝越来越难受,一想到自己可能会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因为打嗝而歇菜的审神者,越想越丢脸,居然越发哭得撕心裂肺。一众付丧神被魔音穿脑后全都带着如魔似幻的表情虚浮着步伐前进,场面堪比乡村出殡现场。

 

正当我哭得昏天黑地只差没有一翻白眼晕过去的时候,前方树杈“哐当”一下带着两团白影直挺挺的摔在小王庭面前。若不是一期及时发现异常拉住缰绳,估计我们得和白影们撞得难舍难分了。

 

对着可以白影,全队拔刀,惊吓来得太突然,吓得我连嗝都不打了!

 

白影一“唰”得一下跳起来,“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若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白影二“……”

 

原来是山贼打劫啊,我不由的激动起来,只有在小说里看到过的剧情,好兴奋。

还来不及接话,白影一“咦”了一声,惊呼“对面居然是四花太刀,被被快跑!”又一阵风般的卷着白影二跑远了。

 

“等等啊壮士留步!”眼看着对方还没开打就逃跑,实在不能忍,我一把抓过挂在小王庭身上的枪,在一期来不及反应过来前,跳下马,直奔着两条白影冲去。然而机动和冲力双重巨大大,我控制不住自己,一脸撞上了惊悚转身的白影一的胸////部。

 

啊,好软……在失去意识前,我唯一的感受。

 

(是的,短刀枪婶初战以晕倒在敌人的怀里告终)


评论(6)

热度(4)